我要好奇

鬼妖魅影小说_鬼妖魅影小说阅读

完本

鬼妖魅影

来源:掌中云 作者:清风娘娘 主角:秦胜男,鬼见愁 标签:鬼怪,冒险,灵异,爱情,命运

今天小编带来鬼妖魅影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胜男,鬼见愁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清风娘娘,无头鬼,长舌鬼,獠牙鬼,落水鬼,大鬼小鬼封魔咒,鬼鬼夺魂!棋子妖,书画妖,豺狼妖,树藤妖,老妖幼妖解灵符,妖妖摄魄!他是不求甚解的捉鬼师,法力一般,甚至一度迷上女鬼而不能自拔,一场人鬼殊途爱恋即将上演!她是天师的女儿,却是命犯孤星,克死自己所有的亲人,为了逆运转命,她继承了自己父亲的捉妖遗志。且看捉鬼师鬼见愁与天煞捉妖女天师秦胜男相爱而不能相恋的降妖除魔传奇!

鬼妖魅影精彩章节:

暗夜时分,镇上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谁都不敢睡觉,生怕那妖怪又来杀人取心。小胡同内秦家,也就是秦天师的家,他们父女正在准备一些捉妖的工具,涂满黑狗血的大网,贴上辟邪符的桃木剑,能逼出妖怪现形的红绳。秦胜男问:“爹啊!你说今晚妖怪会来吗?”

秦天师回答:“一定会来,这只妖怪每天都要吃一颗心,这几天它都出现在这个镇子里,那今天也不例外,毕竟它还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所以,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一闻到妖气,我们要马上赶过去,不能让妖怪再杀人了。”

秦胜男表情有点无奈,道:“啊?我也要去?你的法力我才学了三成,我可打不过妖怪。”

秦天师喝下一口醋,说:“你打不过妖怪,那更应该去,去看看妖怪的凶狠,那日后你才会更加勤练法术,否则你不但保护不了别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渔夫张怀家中,突然间,蜡烛被风吹灭。张怀与其妻儿都非常的害怕,她的妻子李氏说:“昨天妖怪杀死了方牛家的花花,今天难道这妖怪看上我们家的聪聪了吗?”

张怀的儿子聪聪今天也是五岁,眼前伸手不见五指,他直接抱紧了李氏,并且哭了起来,道:“娘啊!快点蜡烛啊!妖怪要来了。”

张怀将秦胜男卖给他的符交到聪聪的手上,说:“儿子,那着这符,妖怪就不要靠近你了。爹这就去点亮蜡烛,别怕!”

院内传来晒渔网的木架子倒下的声音,吓了张怀三人一跳。张怀立即呼喊:“妖怪啊!快来人啊!妖怪来了。”

屠夫蒯亮、农夫方牛等人拿着刀从自家快速来到张怀的家中,他们看到院内渔网等捕鱼工具散落一地,而屋内漆黑一片,透露着不寻常的气氛。张怀打开房门,拉着他的妻儿从屋内跑出来,看到众人都在,他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暂时舒缓了。

蒯亮问:“渔夫,你不是说有妖怪吗?那妖怪在哪呢?”

李氏回答:“刚才我们的家的蜡烛熄灭,然后就听到院子内传来声音,我们就喊了,估计妖怪是被我们惊动了,它逃走了。”

话音刚落,远处周裁缝家里传来一声惨叫。众人闻言纷纷赶往周宅,在路上看到一团黑气从周宅门口窜出。蒯亮说:“这才是妖怪,赶紧通知秦天师来捉妖啊!”

秦天师父女通过周宅的红线感应到妖怪出现在周宅便立刻从秦家赶往周宅,来到半途,秦天师两人遇到那股黑色气团了。秦天师说:“妖怪,现身吧。”随即一道符印打向气团。

气团向天窜,躲过符印,黑气后面能看到一条像是狼的尾巴。妖怪大吼一声,整个半空都在震荡,强烈的音波逼退秦天师父女。妖怪藏身于黑气之内,直接往陀罗山上去了。秦天师对追过来的村民说:“你们去周裁缝家看看什么情况,我和胜男追妖怪去。胜男快走!”

秦胜男不情愿地拿着各种工具跟着秦天师往陀罗山上去。

蒯亮、方牛、张怀等人进入周宅当中查看情况,门口处都是血迹,而且还没有干,顺着血迹往源头走去,看到倒在血泊当中的周裁缝。周裁缝的死状与花花的一样,都是心脏被挖,脸色苍白。方牛说:“还真是妖怪所为啊!”

突然,周宅的大门自动关上,月亮被一片乌云遮挡,宅子内漆黑一片,众人心慌慌。蒯亮支支吾吾地说:“这妖怪不会是又回来吧,大伙赶紧将秦天师给我们的符拿出来啊!”

一阵刺骨的寒风唰唰吹来,众人感到毛骨悚然,都高高举起手上的辟邪符。一句哀怨之声传入,说:“周进步,还我命来。”随即一名无头幽灵从大厅内飘出。

张怀、方牛等人胆小,一看到这名身穿白衣,没有头颅的女鬼便晕厥倒地。蒯亮左手拿着符,右手拿着那把杀猪刀,哆嗦地说:“你不要靠过来哦,我的刀可是不长眼睛的哦。”

无头鬼左手一举,她的头颅便拽在她的手上,那是一张充满刀疤的脸,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半边脸,嘴巴动了动,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还会怕再死一次吗?”说着,无头鬼慢慢走近蒯亮。

蒯亮后退,但是速度不如无头女鬼。眼看无头鬼将要迎上来,他的杀猪刀猛然一砍。然而,大刀如同挥砍空气一般穿过无头女鬼的身躯。无头鬼将她的头部拿在蒯亮的面前,眼睛发出绿色的光芒,现场狂风大作,她的头颅上的头发被风吹起,露出那半边脸,是腐烂不堪的脸,上面还有尸虫,令人作呕的情况。

蒯亮一看,杀猪刀一掉,辟邪符一松,整个人瘫倒在地,口吐白沫,他是惊吓过度了。现场所有的人都倒地,无头女鬼再走向周裁缝的尸体,右手一吸,周裁缝便竖直站立起来。女鬼发出哭泣般的笑声,道:“哈哈哈,你死了,那我找谁报仇呢?”

心情复杂的女鬼将她的头颅与周裁缝的头颅重叠在起来,然后用力一旋,咔嚓一声,周裁缝的脖子便断了。女鬼拔起周裁缝的头颅,让周裁缝身首异处。尸体轰然倒下,女鬼拽着周裁缝的头颅飘进大堂。

片刻之后,张怀、方牛等人醒来,他们看了一下现场,没发现女鬼的踪迹,可他们还是心有余悸。突然,张怀大喊一声,道:“啊!大家快看,周裁缝的头颅不见了。”

这声大叫惊醒了蒯亮,蒯亮跪在地上,吐出他今晚所吃的晚餐,说:“太恐怖,太恶心了,我估计我十天之内都吃不下饭了,那无头女鬼的头颅居然能随意安放,还是那么的丑陋。”

方牛说:“这女鬼没有杀我们,看来她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周裁缝。大家都看到周裁缝的头颅不见了。”

惊魂未定的蒯亮仔细一想,道:“啊!我想起来了,这女鬼好像是周裁缝前年死去的妻子,难道是他妻子回来寻仇了?”

张怀说:“管她是谁呢?我再也不滩这样的浑水了,我要回去陪我妻儿,走了。”于是张怀快速走出这阴森的周宅。

其他人也不敢再逗留,纷纷离开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